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搜索

非典真相:中医在非典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至今却不为人知!

作者:打死键盘侠 浏览: 发表时间:2020-12-23 13:53:14 来源:网络

2003年的非典虽然已经过去14年了,但至今老百姓还不知道真相。

真相就是:战胜非典的真正功臣是中医,西药治疗非典不但无效而且有害。




所以,当初钟南山自己得了疑似非典,也没有按照他自己提出的治疗方法治疗,而是隐瞒事实,偷偷回家“休息”。

非典之所以在中国酿成大祸,完全是西医主导的卫生部官员隐瞒事实,打压中医的结果。而钟南山则贪天之功,隐瞒中医才成为抗击非典真英雄的事实,通过炒作成为“抗击非典第一功臣”,名利双收。

卫生部官员、医生是人不是神,天天都在犯错。人命关天,需要独立思考,不能迷信权威。本文还要告诉你,在良知和利益冲突的背后,没有话语权的中医是如何被打压的。

本文资料全部出自权威刊物的论文和权威媒体的报道,主要内容由慕盛学先生提供,小编补充和整理。

非典并不可怕,也不难治

这话其他人说你可能不信,但这是钟南山自己说的。


2003年09月12日召开的“二零零三防治‘非典’(广州)学术研讨会”上,钟南山在回答记者时称:90%的非典病人是“自限性”的,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自己康复。他称,93%的病人自己能完全好转。因此,感染非典,首先是支持疗法,而不是特效药。

钟南山为什么要说非典是“自限性”的,可以自己康复呢?这不等于说非典一点儿也不可怕吗?

钟南山又为什么要说非典没有特效药呢?这不等于说西医治疗非典的方法都无效吗?

非典从2002年11月16日在广东顺德开始,至2003年6月20人最后一批病人从北京小汤山医院出院,一共经历了近8个月。

钟南山说这段话的时间是9月12日,非典刚刚结束两个多月。经过总结经验,钟南山已经知道了他曾经提出的治疗非典的西药全部无效,而且发现非典死亡的病人,基本是抗生素和激素用的比较多的人。

当初钟南山自己得了疑似非典,也没有按照他自己提出的治疗方法治疗,而是隐瞒事实,偷偷回家“休息”。

不过,钟南山最不愿意提的事情还是,非典刚一开始西医还在为非典病原体纠结的时候,中医治疗非典就已经获得了圆满成功,战胜非典中医的功劳最大。

钟南山这时候为了自身利益,一改非典初期把中医治疗作为4条治疗原则的第一条,为了否认中医的功劳,所以只能把成功归功于非典的“自限性”。

下面我们详细介绍事情的真相。

中医在广东治疗非典取得圆满成功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73例非典全部治愈,零死亡、零感染。

2013年08月01日《中国中医药报:“抗非”十年回顾》




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2002年12月22日-2003年5月30日入院治疗71例 SARS患者,临床治愈 70例 ,治愈率为 98.6 % ;死亡1例 ,病死率 1.4 %。所有患者发病初期均发热,其中 39℃以上者 78.5 % ,入院退热天数 1~ 15天,平均 (5 .7± 3.4 ) 天。结论 :中西医结合治疗组患者临床症状严重程度改善显著,且时间较早,重症患者病死率低。

而且,2003年2月11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在《羊城晚报》发表了《中药综合治疗初见成效》,2月17日,又在《羊城晚报》刊登文章《中医治疗非典型肺炎立大功》,综合介绍了中医中药治疗SARS的显著效果和治疗经验。

也就是说,早在2003年2月,广东用中医治疗非典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而钟南山完全知情。

文章后面我们会详细介绍钟南山在不同阶段对中医的不同态度:钟南山走过了一条利用中医、排斥中医、反对中医的路线。

西药治疗非典无效

钟南山参与并领导了整个非典疫情,并且制定了很多治疗方法。

在钟南山发明的治疗方法中最著名的应该是大剂量激素治疗方法和抗病毒治疗方法。此外还试用了美国发明的抗病毒药物利巴韦林,利巴韦林静脉、口服、雾化吸入。当时利巴韦林在美国还在试验阶段,中国已经大规模应用了。还有免疫抑制免疫增强并用法。主要是在大量应用糖皮质激素的同时还同时应用是胸腺肽和免疫球蛋白的应用。

为了总结非典期间的治疗方法,我国卫生部上报了这些治疗方法,但世界卫生组织研究结果认为无效,有的还有害,全盘否定了钟南山非典治疗方法


请注意,这是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治疗SARS的最终评价。如果不是世界卫生组织这样说,中国没有一个西医会承认。中国上报的都是认为是好的,不好的根本就没报,因此世界卫生组织了解的材料并不全,不准确,还有许多被隐瞒的事实,世界卫生组织并不知道。

从2003年到现在已经14年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中国非典期间钟南山创立的治疗方法是错误的。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质疑和卫计委的公开纠正,钟南山只承认利巴韦林是无效的,仍然坚持激素疗法的正确的,宣称“下次非典再来还要用激素”,仍然强调大力推广大剂量激素疗法是为了救命。

钟南山自己在坚持错误,广东一伙人在支持他,维护他,拼命为钟南山辩护。因此钟南山的错误在中国14年了得不到公开纠正。

非典死亡和后遗症的主要原因是激素和抗生素的滥用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2003年10期论文《185例SARS死亡病例分析及原因探讨》的结论为:除了年龄和身体因素,激素和抗生素的滥用所致继发性感染是SARS患者死亡主要原因。

“在本组病例中 ,应用了大量激素和各种类型抗生素 ,有的患者竟达 7种之多。激素应用的后果存在免疫麻痹以及抑制肾上腺皮质 ,使危重患者病死率增加的现象 ,并使血糖升高 ,与抗生素共同导致菌群失调 ,造成继发性细菌感染或真菌感染而增加病死率。”

A 北京滥用激素的情况比广州严重,所以北京的死亡率和后遗症都比广州高。

证据1:《钟南山谈非典后遗症争议:命重要还是股骨头重要》:“根据我们的调查,广东的非典病人股骨头坏死发病率很低,只有2.4%,而其他城市个别医院达到30%。这和我们的激素用量有关。我们的用量大概是每公斤体重2到4毫克,最多的每天240毫克。有的医院用量大概是我们的5到10倍。大剂量激素会明显增加股骨头坏死的机会。”

证据2:新浪新闻中心《看见》第164期-《非典余劫》

B 《姜素椿忆非典:北京第一例SARS传染13人》:一些病人治疗时因为用激素太多,造成股骨头坏死的也有。说起激素,他们当时一般都是用320毫克,我就用了80毫克。当时我的抵抗力低,他们给我用激素,输液前我问护士多少量啊,她讲160毫克,我说不行,经医院主任同意后给我倒掉一半。他们就在病历上写着,由于病人本人不同意,使用了80毫克。实际上医生是好意,记录也规范,但是后来证明我是对了。如果当时用了160毫克,我的股骨头估计就会有麻烦了,现在我的股骨头一点事也没有,更认清了糖皮质激素的双面剑作用,有10%的病人发现事后有骨头损害。

主持人: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即使没有对症的药治疗,靠自己的身体90%的人也是可以挺过过来的?

姜素椿:对。用药不准说不定还帮了倒忙。只要不乱用药,好好休息,好好吃饭,配合治疗,是可以挺过来的。有的人是因为得了病以后烦燥,着急,不吃饭,不好好睡觉,不配合治疗,最后抵抗力下降,没有挺过来。说明战胜病魔心态很重要。

C 余胜光,52岁,某部队医院消化科主任医师,2003年因救治SARS患者被感染 。

“从开始的发烧、胸闷到心衰、肾衰,肺满布阴影,电解质一塌糊涂,余胜光的病情越来越重,使用了大剂量激素和多种抗生素。从130斤一直瘦到90斤,浑身干枯,完全走了形。腰上的带状疱疹一圈又一圈,手指因血糖过高出现坏疽,里面全是脓,输着液不一会儿全漏出来了,胳膊肿得老高。到后来痰没了,咳出来的都是血。”

“余胜光的神志还是很清醒的,怎么会治不好呢?突然想到激素的问题。第一次用激素时,他就有些迟疑。当时一般要求是320毫克一天,后来用到640、800一天,一直用了近两个月,剂量达到20000毫克。这些日子里,反复发热、上消化道出血,病情仍不见好转。余胜光冒出一个想法:对自己做实验!要是激素跟病情有直接关系,及早发现的话,就能大大减少对病人的危害。他挣扎着用针扎破手指头,开始验血。早上血糖12毫摩尔/升,心率120次/分,有点高。中午没吃饭,打了激素一小时后测,血糖29毫摩尔/升,心率150/分。后来又测了几次,血糖越来越高,呼吸心率仍然很快,这才明白激素可能是病情加重的一个重要原因。余胜光马上要求停止使用激素。他只有自己在病历上签下承诺:在病人的要求下停止使用激素。突然感觉呼吸肌松弛了一下,死不了了!”

多系统多脏器的并发症、后遗症一直在折磨着他:骨头8处坏死、肺纤维化、肺结核、病毒性心肌炎、糖尿病、左肾结石、多发性末梢神经炎、植物性神经功能紊乱……

钟南山也是非典疑似患者,但他没有让西医治疗

事实1、隐瞒病情

央视国际 (2003年04月25日 23:29)《面对面》专访钟南山:直面“非典”

虽然钟南山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但病魔还是悄悄地向他袭来,2月18号,连续38个小时没有合眼之后,由于过度劳累,钟南山病倒了,但是,作为广东省与非典战斗的关键人物,钟南山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王志:当你自己病倒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让大家知道呢?

钟南山:我想在那个时候因为任务比较重,各项工作特别是抢救工作也比较繁忙,那么我那个时候确实比较疲劳。但是那个时候其实我不觉得是很重,另外一个我想不要影响大家的情绪,而且我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一个过度疲劳以后出现的一些不大舒服,所以休息两天就好了,那么我想没有必要向大家讲得太多,这样会影响到我们的工作。

事实2、自我治疗

中国文明网www.wenming.cn 2009-05-27 发表来源于 【大爱无疆】的《敬业奉献模范钟南山》。

文章说:“在这样超负荷的运转和高度紧张的精神压力下,钟南山也病倒了,他全身乏力,身上发烫,肺部出现了阴影。他的身体一直很棒,他还不敢设想自己会被感染。他若病倒,对大家的精神是个很大的打击。他悄悄回到了家,以家为病房,进行自我治疗。在夫人精心照料下,两天后退了烧,三天后他又出现在病房了。但大家一看他病得不轻,硬叫他回家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在他家里研究,他家里成了办公室。两天后他再次出现在病房。万幸的是,他得的不是非典。”

“发病者有密切接触史,发热发力,肺部出现阴影”依据钟南山自己定的标准判断,钟南山的症状完全符合非典患者的诊断,已经出现过的医务人员出现上述症状都必须住院治疗。

而钟南山发病后,对自己采取了两个办法:

回家休息

非典期间几乎所有出现症状的医护人员都要住院,接受治疗,造成大量医护人员误诊误治,而钟南山心里十分清楚,他坚持非典是一种新出现的病毒,治疗非典根本没有药物,任何抗生素都无效,住院很方便,但是凶多吉少,因此别人发烧必须住院,他本人发烧必须回家,把有限的床位让给别人。其实钟南山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时的他心里并不是十分有底,但是这样的办法却让他因祸得福。

自我治疗

钟南山回家后并不是等,靠,而是“悄悄回到了家,以家为病房,进行自我治疗。”,怎么治疗的的,钟南山没说,可能是保密,也可能羞于启齿。但第一肯定没用抗生素,因为他在给别人治疗时早就发现抗生素不但无效,而且病情加重。他坚信非典是病毒,不可能用抗生素;第二也不可能用激素,他非常清楚大量用激素的后果。抗生素和激素还是留给别人用吧。

看到这里,你能够理解钟南山的行为了吗?

中医才是战胜非典的真正功臣

由于西医主导着卫生部,出于自身利益,尽管中医在广东治疗非典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卫生部领导依然千方百计排挤中医。

卫生部领导首先是隐瞒疫情,渎职造成北京非典大规模扩散。主要领导被撤职之后,卫生部仍然以非典为传染病为由,禁止中医插手,以抗生素和激素为非典的主要治疗方案,造成了北京治疗非典的大失败。

非典发源地是广东,但由于中医的介入,广东的疫情并不严重,病死率全世界最低。可是当非典传到北京的时候,卫生部直接领导下的北京医疗机构,不通报广东的疫情,不交流广东的经验,不吸取广东的教训、不允许中医参与治疗,使北京的疫情扩大,误诊率高、病死率高,使国家遭受巨大的损失。具体表现如下:

1、拒不执行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不及时推广广东中医治疗非典的经验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詹姆斯特博士于2003年3月8日在考察广东省中医院后对中医药抗非典的医疗效果时就说“中医药抗‘非典’经验对在世界范围上升为常规治疗有非常大的帮助”。可是卫生部根本不重视,不调查、不总结、不推广。

2、以非典已列入传染病为由拒绝中医参与非典治疗

(1)2003年的4月10日,卫生部将非典列为传染病法管理的疾病,是正确的。但是非典列入传染病法的决定成为卫生部拒绝中医参与非典治疗的理由。

(2) 当北京刚刚出现非典流行的时候,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邓铁涛等就打电话到北京有关部门,介绍中医治疗非典患者的办法,但是有关部门的回答是“非典已列入传染病法,中医无权介入”为理由拒绝中医参与治疗。

(3) “非典在北京暴发流行,北京的医院,自发派出了一个由中、西医专家组成的,医学专家组,到广东考察,看广东是如何治疗的。返京后,刚要按广东方案实施救治,被北京市卫生局紧急叫停。卫生局表态:不管别的地方有没有用中医治疗,也不管效果如何?北京是不准用中医药的。在天子底下,犯法的事情不能做!(注:按原《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管理法》规定,任何传染病都由西医的传染病医院收治,实际是变相禁止使用中医、中药)”

(4) 甚至连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中医专家吕炳奎要参与非典治疗也要向胡锦涛申请

危急关头,邓铁涛、吕炳奎等中医权威给中央领导写信。

中医药专家林中鹏为新华社起草《内参大清样》,报告了中医在广东攻克“非典”的成功经验。温总理作出批示,吴仪部署,中医才进入主战场。

小汤山医院治愈率高主要原因是中西医结合疗法

北京小汤山医院共收治680名非典患者,672名痊愈出院,8人死亡,治愈率超过98.8%。1383名医护人员无一感染。

主管医疗的副院长周先志介绍说,非典患者死亡一般发生在发病三周左右,小汤山医院接收的病人中,发病14天内处于疫病进展期转来的有497人,占73%,其中危重病人67人,约占10%。治愈率高的主要原因是:专家组有效指导,重视心理治疗中西医结合疗法

事实告诉我们,抗击非典的胜利,是以中医为首、西医为辅达成的。

在良知和利益之间纠结的钟南山

钟南山走了一条利用中医、排斥中医、反对中西医结合的路线

1. 钟南山还不十分强大的时候,实事求是,把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放在广东经验的首位。

“第一个就是在一个急性发作期,特别有高烧、有肌肉疼痛的时候,是采取中西结合的,特别中医一些清热解毒的一些方法,减轻症状”

2004年4月8日下午3时,钟南山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中药在“非典”的治疗中起了很重要的辅助作用,特别在早期使用,已经证实能够缩短病程、减轻症状,特别是气促和乏力,可以使得病人的肺部浸润灶更早的消散,所以,更好地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是一个很有前途的治疗方法,而这个方法已经为国际上所肯定。西医的治疗是有副作用的,比如皮质激素,用过大的剂量会造成继发感染,有些会造成股骨头坏死。所以,应该针对病情,吸取中西医的特长来进行治疗。

2. 大局已定,钟南山的广东经验里取消了中医和中西医结合

2003年09月12日召开的“二零零三防治‘非典’(广州)学术研讨会”上,钟南山在回答记者时称:90%的非典病人是“自限性”的,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自己康复。他称,93%的病人自己能完全好转。因此,感染非典,首先是支持疗法,而不是特效药。

《新快报》2003年9月16日发表文章《钟南山解释广州创下非典死亡率全球最低的原因》,文章说:

“广东非典死亡率为3.8%,广州非典死亡率为3.6%,这一数据在全球是最低的。钟南山认为,广州之所以创下死亡率最低的结果,在于使用了有效合理的处理方式。比如对危重型病人、医护人员病人集中处理,快速地做出了指引发挥作用,使用了无创通气方法。”

“有关糖皮质激素对治疗SARS的疗效,钟南山做出了非常肯定的评断:在治疗非典重症病人时,糖皮质激素肯定非常有效,如果不用就会死。”

这个时候,钟南山已经完全不提中医的作用了。

3. 功成名就之后,钟南山公开表示“我不主张中西医结合”

《大连晚报》:有媒体称,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院士先后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和广州医学院讲课,其中的中西医结合部分,钟南山说:“我不主张中西医结合”,并在互联网上称:“这几十年提出说要中西医结合,我本人不赞成”、“我不主张中西医结合”、“中西医不必勉强结合,要让它们各自发展。”

贪天之功:抗非典英雄到底是谁?

全国抗击SARS结束,2003年7月24日发布了《关于表彰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决定》。尽管西医在治疗SARS病毒问题上,世界卫生组织委托美国英国的鉴定结果是所有方法没有一个是可靠的,有的还是有害的;尽管在抗击SARS工作中最辛苦的是一线的护士和医生;尽管中医在治疗SARS疾病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在100个“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中,99%的是西医医院。500名先进个人中60%是各级领导干部,西医医务人员占37%,中医医务人员仅占3% 。

中医在非典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至今却不为人知名声、地位、利益争夺导致西医主导卫生部不可能支持中医。

而我们的钟南山院士,在SARS初期,面对SARS病毒手足无措的时候,发现中医治疗效果好,于是实事求是,向国内外介绍经验的时候,把中西医结合治疗放在了首位。当钟南山的名声大振的时候,在广东的经验里取消了中西医结合。当钟南山功成名就的时候,为了自身利益,表示“我不主张中西医结合”。

非典之所以在中国酿成大祸,完全是西医主导的卫生部官员隐瞒事实,打压中医的结果。而钟南山则贪天之功,隐瞒中医才是抗击非典真英雄的事实,通过炒作成为“抗击非典第一功臣”,名利双收。

中医只有从西医主导的卫生部独立出来,成立单独的中医部,才可能有出头之日。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几千年来,中医一直在默默的守护者中国人的健康。(完)

非典真相:中医在非典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至今却不为人知!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中医急诊科隔离病区为治疗主体,以中医为主治疗SARS患者73例,全部治愈出院,创造了患者零死亡、零转院的成绩,充分发挥了中医药的临床疗效……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问题答疑

图片展示

新产品展示

医疗社
全国爱心天使护理志愿团队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东圃一横路13号

邮箱:304229968@qq.com 
版权所有:广州翼上门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2334号

微信扫码注明爱心天使

图片展示
客服中心
咨询电话
020-8252051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
复制成功
微信号:1234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